蒋方舟:如何放弃成为有趣的人

各色人类研究中心  2018-07-02

 

「没受过打击」

记者采访,最喜欢问的问题是:「你经历过什么打击吗?」


这对被接受采访的人是个送分题,是时候顺势讲出一个如何经历打击,情绪崩溃,长期低落,最后忽然被陌生人的一句话打动(或是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幡然醒悟、凤凰涅槃、重获新生、杀不死他的让他更强大。

而我每次的回答都很让人失望:「没受过打击。」

记者们多次启发诱导都无效,只好尴尬地摆弄一下录音笔,说:「那你真是很一帆风顺啊。」潜台词是说:你都没经历过痛苦,怎么成为一个好作家?

仔细想想,我也没有那么一帆风顺,经历过很多争议 ,也有压力大得觉得「这次肯定完蛋」了的时候,但都没有对我的情绪没有什么影响,也不曾产生过什么持续性的焦虑,仿佛每天都有人在我的大脑里巡逻,一旦发现了一种不必要的亢奋,或者是一种迈向伤感的倾向或者是一种怯懦的含糊不定,就打自己的手心。

 

基因说我太无趣了

我一直认为活得如此昂扬全靠后天努力,结果我在「各色」做了基因检测,才发现我的基因显示我是一个「抗压最强」「不易焦虑」「强迫倾向最低」的人。

 

 

 

具体表现是:抗压最强,面对危险和意外也很冷静;不易焦虑,做决定果断,一旦做了决定就不后悔;强迫症最低,不会陷入无意义且令人沮丧的重复想法中。

基因画像里的我像一个胖墩墩笑眯眯正能量的中青年男子,虽然有点无聊但姑娘们玩累了可以托付终身那种。

 

我看到基因结果,说实话还挺沮丧,因为真的太不文艺了。人们对搞文艺的天才心向往之,是因为他们起伏不定让人意外,时而脆弱如娇艳摇摇欲坠的花朵,有时又狂乱得像浑浊的暴雨,看其玩弄表演自己的情绪就让人目不暇接。而不是像我这种,情绪稳定得像办公室里算账最准的会计。没有人会用「踏实」或「脚踏实地」来形容一个作家的优秀品质。

第二点沮丧在于,活得很努力看起来有点土。正能量早就过时,现在流行的是「丧」:慵懒地躺平,宣布不再努力。人们的审美天生倾向那种轻巧的选手,古代从来不看重技巧高超的职业画家,反而是非职业的文人闲手画上几笔,大家就夸:「境界真高。」

丧丧的活法比较讨人喜欢,只要活得毫不费力就能显得毫不费力,姿态的优美掩盖甚至取代了成就本身,人们在丧的人身上看到的是破碎的承诺和挥霍的才华,但凡丧的人稍微在空中挥舞手势,人们就会惊艳于他的才华。

但我很惨,基因显示我是一个不能就地躺倒的人。前两天我很期待地给人看我的写了一半的新长篇,读者看完很直接地说,她觉得我的天赋不是写小说,还是不要继续写了。

我满脸通红,然后期期艾艾地承认她说得有道理,自己或许缺乏成为一个伟大作家所需要的天赋,但最后当所有的羞愤和自卑平静下来,我说我还是得写完,海明威说所有的初稿都是垃圾,我可以改好。

 

放弃有趣,自在生长


写了二十多年东西,我渐渐怀疑自己没有「有趣的灵魂」,而我的基因报告也证实了这一点。它说我有着坚忍、保守、富于抗压的基因组合,但是不够开放和跳跃。这一开始让我沮丧,后来反而让我有了安慰,好像是从肩头卸下了责任,把自己不够有趣的罪过推给不知道在哪里刀耕火种的遥远祖先。


我这么理解一份基因检测报告:基因在漫长人生中影响了我的各种行为,但并不决定一切。人是基因、环境以及两者交互影响的复杂产物。虽然 DNA 从出生到死亡很少发生变化,但基因倾向很可能与现状并不一致,而对基因的解读也会随着科学发展不断变化。

了解自己的基因既没有给我的命运下判决书,也没有让我觉得自己走错了路。我更多的是「原来如此」的释然。

比如,报告说我运动反应能力差,这就解释了我从小在踢毽子、跳皮筋这一类的体育运动中总是第一次被淘汰,沦为裁判。而我长大之后也更喜欢跳郑多燕减肥操、登山这类枯燥的运动。

 

每个人都有了解自己命运的冲动,有些时候,我们会诉诸心理安慰,比如读心灵鸡汤。有些时候,我们会诉诸命数,相信在房子东南角烧束香就会避免血光之灾。但我测了基因后,发现这是我用过的最好的「了解自己命运」的工具。因为我不仅能看到自己与生俱来的携带,也能意识到我后天都对自己干了些什么。

基因显示我是一个宜人性比较低的人,不随和,不容易考虑别人的感受,但我通过不懈努力,活生生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满脸陪笑的「讨好型人格」;基因显示我是一个幸福感一般的人,但我现在是我见过的「最快乐」的人,动不动就变得超级开心。

 

测了基因之后,我反而更确定:人是可以被自己塑造的,主动权不应该是原生家庭、学校环境、公司口号、失败的恋爱经历。但雕塑自己之前,要知道手里拿的是哪种土坯。

我曾在美国电影里看到匿名戒酒会的情节,想要戒酒重获新生的酗酒者的祷告深刻打动了我,那是神学家尼布尔用过的祈祷文:「上天,请赐给我宁静,让我从容地接受不可改变的,请赐给我勇气,让我改变应该改变的,并赐给我智慧,去分辨两者的不同。」

这种人类内心深处的渴求,正好呼应了各色的口号:从「接受自己」到「改变自己」。也期待他们提供的基因与心理学工具,能够帮助更多人拥有接纳和改变的智慧。

「各色人类研究中心」由一群来自国内知名行为遗传学和心理学实验室的研究者创立。他们希望通过提供基于实证科学的工具,帮助每个人了解自己,寻找更适合自己的发展环境与生活方式,同时推动心理科学研究进展。

点击购买基因检测服务

[下一篇] 草威:我不属于最优秀的那一类人,但也挺好的

https://www.gesedna.com https://www.gesedna.com/wp-admin/ 19770 各色DNA https://www.gesedna.com/wp-content/themes/wpvue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