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威:我不属于最优秀的那一类人,但也挺好的

各色人类研究中心  2018-07-17

 

基因说我是天生破坏者

曾经有朋友的创业公司找我有偿帮忙,我一口答应下来,觉得很容易搞定。

过了一个月,到了需要带着成果开会的时间,会议在下午三点,我起床后度过了一个心慌的早上,中午 12 点开始手忙脚乱地准备。到了下午,我汇报一个月的思考成果,朋友听了 5 分钟拂袖而去。

那时,心中的羞愤把我压得抬不起头,我知道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只是没料到自己居然这么自然地任由它发生了。我想要给自己找个理由,但我找不到,承认没有理由的那一刻,我万念俱灰。

我做过各色的基因检测,结果显示我是一个不靠谱的人,那个总结短语叫:尽责性较低

 

 

 

报告上说我是规则的破坏者,不喜欢按照章法做事,难以长时间坚持做一件我认为不好玩的事情,手头的任务常常被一些即兴的想法打断。这段描述完全命中,10 环。原来这么多年我极力掩饰又极力想要克服的隐疾一直写在基因的序列中。

我想起上学时,我对自己说过无数次在考试前一定要把课本看一遍,但每一次都是又看了一本王小波。

后来我不知又在哪本闲书上看到了一句话,上面说所谓优秀,就是能把不喜欢的事情做到最好。作为一个对闲书上的话格外信任的孩子,这让我很早就意识到我不可能成为最优秀的那一类人,我好像天然缺少某一种能力,一些对别人来说很简单的事情,于我则要承受巨大的痛苦。而这种「简单的事情」在生活中实在太常见了。

 

 

去到对的公司,先天优势就是生产力

我当然生来也有一些过人之处,比如各色的报告上写着,我的「抗压能力」属于最强。关于这一点,其实是我加入锤子科技之后才发现的。

 

 

 

在初期,我的老板老罗同志交给我的所有任务我总是痛快答应,但我常常没法一下子胜任,或者做着做着因为别的原因就搁浅了,等到老罗事后问起来的时候,我支支吾吾答不上来,那时我就会遭受他的雷霆之怒(后来老罗给我看了他的基因报告,上面显示他似乎不太善于做情绪管理)。

而让我意外的是,在我接连挨骂之后,我的脑中竟然没有出现「老子不干了」之类的念头,而是一直想:我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好,那特么还能做什么。这使我觉得我的抗压能力好像是比别人强那么一点。

去年,各色公司来锤子给100 多位员工进行了基因检测和心理测评,他们想知道来锤子科技工作的人,到底具备什么样的特质。我看那个整体报告时发现大家抗压能力普遍都很过硬。

当时我想,环境的筛选能力真厉害啊,抗压能力不强的人是无法在这样高强度的创业公司里生存的。

 

 

热爱让我有了胜算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工作就在「不靠谱」和「抗压能力强」两个特质的交替中进行。我过了一段非常狼狈的日子,不过在这两种特质组合成为更恐怖的特质之前,我的另一些心理特质开始发挥作用了。

我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这使我无法接受别人因为我的不靠谱而否定我的能力。所以我调整了一下思路,开始跳出那些被动接受的工作。

我仔细琢磨了一下我能主动做些什么,以达到同样的目的。进而我又发现,我在一些主动投入热情的事情上,常常能做出很有竞争力的东西(创造性较高)。比起被分配的任务,我更适合做没有太多限制,任由我发挥的事情。

后来我又在各色的网站上做了关于「工作动机」的测试,结果显示我是一个「奋斗型人格」,妈呀,这对我可是极大的鼓舞。只不过比起外部奖励,我更追求内在的愉悦。所以,当我对一件事投入了更多的感情,我就有了胜算。

 

像所有励志故事一样,我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了一些事情。只不过我取得的成就没有多么辉煌,但也已让我足够开心——在工作中,几乎没有人认为我是一个没有责任心的人。

再后来,我在各色上看自己的「基因画像」,上面说尽责性这一项遗传因素占到了49%,那证明我还留有 51% 的机会去改变。至少在这一项,我对我自己还拥有绝对的控股权。

 

 

用科学的方法了解自己

好了,你也看出来了,在前三个部分中,我反复提到各色基因检测。没错,我想跟你说,现在是时候去通过科学的方法了解自己了。

就在这两年,突然出现了很多基因测序公司。如果我们倒推 20 年,这是不可想象的,当时人们用了 15 亿美元,仅仅完成了测序工作的 3% 。直到一个叫克雷格·文特尔的研究者采用了一种新的测序方法——「鸟枪法」,才使得基因测序的成本大幅降低。

2006 年,一家美国互联网公司推出了一款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基因检测产品,售价 999 美元。到今天,这一服务的价格已经彻底面向大众消费群体。

市面上的测序公司五花八门,不过他们大多数都是告诉你罹患癌症的概率是多少,你的身体有什么风险。这些当然很重要,但我想了解自己的地方远不止于此。

我推荐各色的测序产品,因为它把心理和生理关联起来,让你了解作为人的自己,而不是一堆数据。生理上我可能无能为力,但心理上的特征我还有改变的机会,但前提是我要先面对它。

我已经年过 30 ,依然遵循着了解自己,接受自己,而后改变自己的路径。改变自己的好处是,我会喜欢自己,这对我很重要,毕竟我是一个如果不喜欢就很难坚持的人。

 

 

基因时代下的个人:「我」如此重要

我小时候就听过一种说法,叫「基因时代」。但在我过去的成长岁月里,都感觉它很遥远,像火星那样远。但是今天,我们就处在这样一个时代,人类正在破译自己,基因是最后一道密码。

过去,这项研究工作一直受限于样本太少,因此我们的每一次参与——每一次将自己的基因数据提供给各色这样的前沿科技公司——其实都为这个关于全人类的研究贡献了一点力量,都将这个火星一样远的时代快一点拉到现实中来。

我听各色的创始人郭婷婷说,由于这种概念还太新,让很多人产生了莫名的恐惧,好像做完基因检测,商家就会把用户的报告卖给别有用心的无良商家,或是欧美国家,协助他们制造针对我们中国人的生化武器。我是没想到,当我们在面对新事物时,一些人反应居然这么地中老年朋友圈。

你想想看,抛开那些技术难题,你的基因遍布你的毛囊、皮肤和唾液,你走到哪都会留下它们,假设真的有人想用你的基因做些什么,他有太多方法。可能他唯一想不明白的问题是,他为什么要你的基因呢?

去年,我在各色测完之后,拿到自己的报告,发现有一些地方的描述和我的实际情况临床反应大相径庭,我也没太在意,心里觉得这是一个新玩意儿,还很不成熟。

但是,今年当我再次查看我的报告时,我发现:不仅版式更新了,增加了更多解读项目,连从前不太准的解读现在也一并得到了修正和优化。这让我非常感动。

后来我才知道,各色是个一直在自己做科学研究的团队。有来自知名实验室的心理学和遗传学的研究者,还有生物信息和算法工程师。这就不难解释他们为什么能对自己的产品持续迭代,一方面,这说明他们有科学工作者和产品经理的追求,另一方面还说明,越来越多的数据能够带来越来越高的准确率。

大概是因为我开放性较高吧,我很愿意让自己成为科学家的研究对象,只是我太普通了,这项事业注定是商业公司、科学家和广大用户联手才能完成的,它还需要更多人参与进来。

各色的创始人还告诉我,在他们发布产品的这两年,他们收获了一批人群中最有好奇心的用户:经过行为测试和大脑扫描,发现他们创造力和大脑的思维灵活性往往高于常人。在创立各色之前,她本人一直在做创造力的脑神经科学研究。

这就像许许多多的前沿事业告诉我们的一样,对自己和周遭一切保持好奇的人,通常也是揭开下一个时代序幕的人。

这一次,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很轻易地参与到这一进程中来。

大概我这种喜欢冒险的性格特征,天然会对这种公司产生好感。我很喜欢写在各色官网上的那句话:

每个人看待自我、他人与世界的方式,都会被更科学丰富的工具所改变。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产品推荐,我有必要在这里补充两句。最近一些基因检测公司因为产品和宣传的问题,给用户造成了错误的暗示,最终酿成事故而遭受质疑,很多人对基因检测的科学性产生了怀疑,整个行业都在承受压力。其实,问题并不出在技术本身,而是我们不应该为了商业目的,把一项新技术渲染得无所不能、神乎其技。

基因产品尚属于对前沿科学理论的应用,科学的局限性正是科学内在的一部分,因此,在应用过程中,明确指出哪些事情无法做到,并主动传播科学观念,对市场肩负起一部分教育工作,是这类公司非常重要的使命。我想各色在这方面是绝对的行业领先者,这也是我喜欢这家公司的原因。

购买后参与官网的「有偿研究项目」,你还可以获取最高300 元的现金返还——相当于你用100 多块钱得到了一整套关于自己的基因画像——免费持续更新的那种。

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低价,我没法形容它有多划算,因为它重要到我根本无法估算出它的价值。

点击购买基因检测服务

[下一篇] 各色DNA创始人一席演讲:人生就是与基因的对抗与妥协吗?我创立了各色,寻找答案

https://www.gesedna.com https://www.gesedna.com/wp-admin/ 19791 各色DNA https://www.gesedna.com/wp-content/themes/wpvue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