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皮鞭、变态?你对 SM 一无所知

各色人类研究中心  2017-03-12

© complex.com

 

SM、虐恋的定义,网上说法很多,但都是对行为模式的描述。包括绑缚与调教(Bondage & Discipline),支配与臣服(Dominance & Submission),施虐与受虐(Sadism & Masochism)。可能包含的实践有:掴打屁股,鞭打,捆绑,阴肛刺激等等。

大部分人是在电影和书里知道这个词的。有的作品为追求戏剧性,会放大其中暴力和扭曲的部分,让观众很容易把这个群体与变态划上等号。

来自全球性开放程度最高的国家——荷兰的一项研究发现,SM 爱好者往往更加外向,不怕拒绝,主观幸福感更强,尽责性更高,开放性更高。这样的研究结果之所以在媒体上热议,一方面反映了大众还是以猎奇心理在旁观 SM 群体,另一方面,来自真正的 SM 群体声音太少了。

生活中的 SM 爱好者是怎样的 ?三位 SM 爱好者 H,Dada,和 ref 和我们分享了他们对自身倾向的认知,以及更重要的,如何从中获得快乐,认同,与爱。

H

学生,坐标欧洲

#动 静 皆 宜 ;  #开 放 性 较 高 ;  #尽 责 性 中 等 ; 

#不 怕 被 拒 ;  # 偶 尔 焦 虑 ;  # 适 度 刺 激 ; 

当身高足以让我够着我爸放在衣柜顶上的碟片,我对性的探索终于由静态马赛克图片,升级为动态爱情动作片。那是一碟质量很差的盗版压缩 DVD,大概六个小时,五六段片子。小时候身体不好,我经常不去学校。一个人在家无聊,看片成了那会儿唯一的娱乐。

一开始我是从头到尾看,后来看多了,开始有一些偏好。偏好的内容现在回忆起来,SM 倾向非常明显。比如有扼住脖子的动作,有鞭子手铐之类的道具,有角色扮演的主仆关系。最后我就只看大概三段的样子,它们会让我更兴奋。

我对性行为的一切有画面的认知都来自那张 DVD,没有别的参照,所以也不知道什么样是「正常」或者「不正常」,只是本能喜欢看那些。看片时我会不自觉地把自己代入到施虐的角色里,快感更强烈。大概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有 S 的倾向,但当时的我并不知道。 

后来我找到了美国人拍的一个系列。他们有专业的设备,明确的主题,由一个专门拍 SM 的片商拍摄制作。我记得很清楚,第一次看生理上有不适感,但会格外兴奋。就是那种在书店里翻很多书,越翻越无聊,突然间发现自己喜欢的东西的那种兴奋感。我记得片子场景是两个人在公共场合进行 SM 表演,很多人围观。当时我强烈希望自己成为那个男主角。

我知道的很多人了解 SM 都是由浅入深,我是一开始就发现了最硬核的。虽然开始觉得恶心,甚至胃液上涌,但心理愉悦感非常强,所以还是忍不住想再找更多类似的来。而且不适也就头两三次,往后就只有愉悦了。 

之后我去研究了很多这方面的东西,因为你首先得知道它们到底是什么,才能找到更多合口味的片子。国外的片商做得很专业,每个片子的描述页面会有不同的关键字,于是我就一个一个搜。有的人会在 SM 过程中接触对方的排泄物,呕吐物,和血。我接受不了这种,大概是我的底线。不过除了这些,其它都是我的兴奋点。那种 SM 里面经常会出现的服装,工具,单独出现在跟 SM 关系不大的地方,也是我的兴奋点。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我爸。我在他的电脑里发现过很多人和动物的,SM 的片子。我怀疑有遗传因素。我还听过一个人自述说有记忆以来,每次做错事妈妈叫她去角落罚跪,她都会有一种兴奋感。其实我也是。就算是小时候对性没什么特别的概念的时候,也会喜欢处于主导地位,能从那种控制别人的行为里得到快感。等到发现了性,这种快感就跟性连接起来了。

我和第一个女友是网恋。那时完全没有 SM 的想法,后来我们聊到,发现让我兴奋的事也会让她兴奋。我们没见面做过,但那大概是我第一次发现现实生活里有和自己类似的人。关于 SM 的认知也是在跟有这样喜好的人接触之后,才成为我理性世界的一部分。我开始真正相信,确实有人喜欢施虐,也有人受虐,和道德并不冲突。 

和第二个女友,也就是现女友,同样是网上认识的。和我同一个城市。刚在一起的时候,SM 不是我们的兴趣点。慢慢才发现她也有这样的倾向,但她自己不知道是什么,也是跟我实践之后才发现自己喜欢。我记得她一开始说过,做的时候如果打她耳光她会翻脸,但试过之后她反而很兴奋。之后我们也没有坐下来说,我们要试 SM 这样,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我们还一起买了皮鞭手铐之类的工具,尝试了很多新的玩法。

我自己不混 SM 圈,但围观过微博上的一些。有一种,怎么说呢,「邪教感」。他们把SM当成一个仪式在做,把它当成自己小圈子的特权。说什么 SM 有门槛,没有做到什么程度就是伪 S 伪 M,以证明自己的「正统」。很多人看了他们的种种表现会感到不适,对 SM 本身也连带地产生了反感。

我觉得这是一个双向误区吧。对于一般大众来说,他们觉得 SM 这个词很遥远,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但据我所知,绝大多数人,都会在性爱过程中有一些比如抓头发,轻轻掐脖子,打屁股,或者咬对方肩膀之类的行为。其实这已经算是轻度的 SM。SM 并不一定要采取某种特定的形式,我自己在实践中就一直把 SM 当成性爱的一部分,很平常。

我还看过一个日本出的公益小册子,介绍情侣之间如何尝试 SM。那里面把 SM描述成一种范围,从打屁股到日本人喜欢的捆绑绳艺,都算。

我对自己的这个身份或者说倾向,觉得没什么不好的。其实就跟长发短发一样,特点而已。跟人聊天也不会避讳。如果对方感兴趣,我肯定没问题。不过很奇怪的是,我认识的很多女性朋友,如果有机会深聊这样的话题(女生主动聊是前提),她们其实都是 M 倾向,或多或少。对我有强烈吸引力的人差不多也都是 M。所以我一直觉得大概是人整体气质的什么方面会透露出倾向,「异性相吸」吧,很微妙。

另外,SM 用的道具通常不便宜。我在西班牙情趣店里见到的束缚衣要好几百欧。国内也有不少做 SM 皮具的,不少都几千块。不知道能不能从价格上反映出 SM 是项高级活动,哈哈!

小耳朵说:
无所谓正常或不正常的区分,只是本能地喜欢。这是他对 SM 最开始的态度,也延续至今。偏内向的性格让他更习惯线上交友,只要对方愿意,聊性,聊 SM,与聊其它爱好并没有什么不同。他的平常心与开放态度,让小心翼翼提问的人反倒显得格局捉襟见肘了。

Dada

学生,坐标意大利

#特 别 内 向 ;  #开 放 性 较 高 ;  #尽 责 性 较 高 ; 

#略 怕 被 拒 ;  # 偶 尔 焦 虑 ;  # 适 度 刺 激 ; 

© Sarah MacReading

我以前一直把 SM 当作性生活偏好的一种,接触多了才发现,更多的是心理层面的原因,有人就是喜欢被强于自己的人管控,从不那么对等的关系中获得快感,比如我。

大概是潜意识里一直有 M 的倾向。很小的时候玩过家家,我喜欢让小伙伴把我绑起来,假装自己是被囚禁的娘娘。还有第一次自慰,当时看电视,画面是一群扮成蜜蜂的人把一只女蜜蜂绑在一个大轮子上,那还是给小朋友看的儿童剧。看了之后蹭腿,发现还蛮舒服的。之后还幻想过葫芦娃和如来佛祖被一溜绑在柱子上。 

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心理和行为可以归为 M,是在接触了这个群体之后。我认识了一个 S 网友,被他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然后才有意识地去了解这方面的东西。他有一行李箱的工具,不过我只用过绳子和 AV 棒。 

我是个有点自卑和软弱的人,缺少主见。如果有人很强势地命令我做什么,我会很开心。我喜欢在我崇拜的强权面前俯首称臣,当然被对方玩也很开心!被强迫是我的快感来源一种。 

生活中,我和朋友也会不时聊到 SM 相关的话题。比如看《五十度灰》还是舍友吆喝去的。大家平常也会开玩笑,哎哟,你原来喜欢玩捆绑啊,群里经常会相互发一些微信表情。所以看到李银河说,中国大概有半数人都有过 SM 行为,我觉得,说得没错。

S 和 M 对于我来说更像是一种属性吧。就像我是男生,你是女生,这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不过尺度太大的我也接受不了,毕竟也不算资深老 M。看到有人被圈养,几乎失去正常人格,完全和社会脱离,我也会咂舌。脏和永久伤痕是我的禁忌。 

我在正常生活里不太投入,不谈恋爱,SM 实践也不多,但喜欢看别人谈恋爱,看别人玩。微博建了两个号,有一个是专门围观 SM 的小号,有不少有趣的,也有荒诞的。比如微博上不少圈内人会在昵称后面加一个 S/M,增强辨识度。

之前有个朋友给我看了他的同志交友平台,上面有几千粉,他说:只要是关注我的,我愿意的话都可以上。——自从在微博看到 SM 圈,我就明白他的话了。

还总能看到撕 X,比如有男 S 注册几个账号,用不同的身份收养好几个 M,发现之后闹翻了。不过也有的一对二对三,彼此间都还很相亲相爱的。怎么说呢,对这样的方式我个人不太认可,敬而远之吧。

另外关于如何在生活中分辨 S/M,我之前看到过一个姑娘分享。说她在手包上挂了一个迷你散鞭,一般人就觉得是个普通配饰。然而有一天下午在餐厅,一个陌生人直接在她旁边坐下,问,你为什么带着散鞭出来。姑娘最后说,「有的人看见了你的烟,有的人看见你的火。你愿意走来和我说话,我们才会有故事。」这样的小心思,懂的人秒懂,不懂的人也不觉得突兀,多聪明啊! 

我关注的有一对 SM 爱好者后来结婚了,还生了小孩。他们会在小孩睡觉的时候拿各种道具出来玩,微博上的分享不少都是未成年人禁止观看系列,从头马赛克到尾。他们相识十年,也是一点点开始尝试,很幸运地找到了合适彼此的方式,天天都幸福得冒泡。我看着也觉得很开心。 

很多人第一反应觉得 SM 很变态,就像大家刚开始接触同性恋一样。大概因为不那么见光,所以这些群体暗地里才更加蓬勃恣意地生长。正常人类也会有阴暗可怖面,都是人性吧。反正 SM 没那么可怕,完全可以理解成性生活情趣的一种。希望更多妹纸(和汉纸)能打开新世界大门,没准很好玩呢。

小耳朵说:
在 Dada 看来,SM 是生活情趣的一种。是 S 还是 M,也只是自然发展的属性。只要确立好原则底线,保护好自己,谁都可以试试。不过比起 SM 实践者,她更是一个观察者。因为本身的开放态度,以及对这个群体的理解与共情,阅读 SM 爱好者的故事成了一件让她愉悦的事。

ref

心理学研究生在读

#动 静 皆 宜 ;  #开 放 性 较 低 ;  #尽 责 性 中 等 ; 

#害 怕 拒 绝 ;  # 偶 尔 焦 虑 ;  # 适 度 刺 激 ; 

© giphy

我本身比较早熟,情感上又偏敏感,中学那会儿慢慢发现自己喜欢被「虐」,渴望一种类似安全感的东西。这个过程很自然,也没有特别受到什么人或是作品的影响。

我这个人很奇怪,从一开始就是直接从认识层面去深究自己的。在我这里,羞耻感是性快感的来源。SM 是一个形式,能给我带来这种羞耻感。我如果跟一个人赤裸相对的时候觉得「无所谓」,「不害羞」,那我不会有反应,我的身体很诚实。 

大概空窗一年后,我发觉自己身体有需求,但那时又不想谈恋爱,因为觉得没人能达到我需求的那种「被爱感」,于是想通过网络获得生理满足。开始比较迷恋文字做爱,我喜欢一些类似羞辱,粗口这样的,让我很有快感。但每次结束对方想继续了解,或是线下见面,我都觉得很恶心。 

后来认识了一个 S 。我们网上交流得很开心,我觉得他很稳妥,三十多岁,有学识,长得不错,是个干净的「高级」的人。我们聊了一个月,通过文字,语音,视频。渐渐我发现自己不对劲,我身体有强烈需求,但事后那种恶心反胃的感觉依然存在,也无法接受他的关心。我就想也许是没有真做,所以约了见面,打算尝试一次。 

没有成功。我自始至终无感,无法集中注意力,疯狂走神。我对他感到内疚,他很礼貌,表示没反应不勉强,我们可以聊聊天。但我当时几乎崩溃,连夜逃回家,尽管见面地点离家两个多小时车程。当时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我现在就想回家睡在我自己的床上,立刻马上,很难受觉得快死了!我想我妈,我想回家!」这并非出于他伤害我,而是我觉得「背叛」了自己。我喊他主人,在他面前臣服,接受他的调教,但并没有走心。我在回避,甚至在回避我无法享受这件事。 

后来找了原因。我发现自己在过程中没办法把肉体和心理分开,很难从单纯的肉体行为中获得获得快感。我对此很害怕,害怕如果一辈子遇不到我爱的人,我的身体要怎样办?意识到这个冲突后,我的身体开始出现应激反应。我睡不着,吃不下,很焦虑,还爆发了一次抑郁症。 

这是一个导火索。把我一块本来就一直在忧虑,但是不肯承认的一个根源性的东西,扯出来了。「其实我担心自己无依无靠。」我担心死了。就像我一直很喜欢谈恋爱,想通过恋爱获得依靠。我需要恋人对我表现出迷恋,离不开我。我需要他对我时刻保持专注,用始终如一的热情待我。在这种情形下对我进行爱抚,我会觉得无比满足。

我事后分析自己,发现我其实在通过这个过程自我证明,证明我是有用的,值得被爱的。但我同时又非常心虚,只要察觉对方有半点「离开」的动作,我撒腿就跑。

从我知道爱 ,被爱,做爱,这一系列认知开始,包括知道自己是M,我就有了这样的恐惧。我害怕如果没人爱我,我没爱的人,我的万千风情无人解,我就将一生无依无靠,我的快乐也将被处以极刑。于是不停地顾影自怜,然后更可怜,无时无刻不处在一种严重的焦虑上。 

之后我尝试回溯,反思,学习心理学,深究了这些心理和行为的原因。天生性格是一部分,但也有家庭环境的因素。外人看来我们家庭美满,父母慈爱,但我其实根本就觉得自己很多余,是个局外人。我妈很天真,看《泰坦尼克号》都能睡着。问题主要出在我和我爸之间。 

他是七零后,很新潮,喜欢听田馥甄。我们共同爱好很多,比如都爱听粤语,宝丽金。他受到那一代风靡的欧美文化的影响很深,所以对我实行的教育方式一开始就是,你要去受伤,才知道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

他从不告诉我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开水很烫,但我不会告诉你,你自己喝了才知道。而且你必须来向我示弱,说爸爸我需要你帮忙,他才会来帮我。可他根本不了解,我从小就是,够不到桌上的水,我就不喝;如果我喝了,他在看我喝,那滚烫的我也会喝下去。每当这时候,他都会觉得是自己「打压」得还不够。

我是那种,根本不懂如何对爱的人示弱的人。他是那种,必须从爱人的示弱,以及保护爱人的这个动作下获得快感的人。这个矛盾无法调和,这是我们因为方式的不同而产生一个巨大罅隙。谁都没错,但这个伤害已经造成,无法改变。

这大概就是原生家庭的一些因素。前面提到的,对无法获得快乐的忧虑,担心自己无依无靠的不安,一部分就来自这里。家庭没有给我足够的支持和安全感,所以我之后想通过连续恋爱,通过 SM 来获得这种确定的感觉。

SM 其实是把人的感受放大了。作为 M,别人驾驭你,鞭打你,让你痛。由痛感延伸出来的被操控感,羞耻感,让你觉得确定,诚实,安全,快乐。SM 就是把这个痛,在快乐中的重要性和关键性,给聚焦了。「痛」是快乐里的关键因素,没有痛,快乐就不存在。 

许多 M 追求的都是一种持久和稳定的快乐,试图用持久稳定的痛,来证明快乐可以持续。但快乐本身不是一个连贯的动词,它不可持续。无论是通过 SM,还是其他任何形式,都无法获得他们臆想的那种,持续的快乐。

而且我发现,很多时候 S 和 M 的心理需求是倒置的。尚塔尔·托马的《被遮蔽的痛苦》也提到了这点。S 其实是受虐狂,我虐你,但我又舍不得你,出于礼义廉耻,我下不了手,会产生内疚和负罪感。而 M 恰恰相反,他们是通过受伤害,来证明自己的价值,来控制别人。 

我观察过,M 的家庭有不少都是和我相似的状况,孩子觉得自己没有「靠山」。S 正好相反,来自家庭的支持足够多,甚至到了溺爱的程度。他们就是太有把握,所以需要有一种失控。当然这是我的观察,并不严谨。

经历了这么多,思考了这么多后,我渐渐想明白了。我希望对自己诚实,我承认自己可能就是一辈子无依无靠。人生本来就是没有把握的,人们甚至都不知道,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靠山?有什么用?没有这回事。想清楚这点后,现在我真的超容易快乐。对于 SM,我也是开心就好的态度。就像蜡笔小新说的,「现在快乐就好」,现在快乐已经是全部啦。

我也想通过自己的故事传达给跟我相似经历的人一些鼓励。不要被过往的不愉快经历,或是世俗的种种偏见束缚住当下的快乐。坦诚地分析自己,找到问题的症结,解决它,与它和解。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生活,认真快乐!

小耳朵说:
ref 的特别在于,她擅长用心理学知识探究自己心理和行为的成因。她意识到自己的焦虑与不安,可能来源于天生性格与父亲的教养方式;同时也意识到,对自己诚实是最好的纾解。SM 曾是她期待的安全感来源,希望的落空让她一度选择逃避。至于现在,既然当下快乐,那为什么不呢?
比起一段跌宕起伏的心路历程,H,Dada,和 ref 将 SM 视作个人爱好,生活情趣的平常心态度,让这篇文章少了很多读者期待的爆点。但也或多或少打破了暴力,色情,变态,性格缺陷之于 SM 的刻板印象,而这正是我们做这个专题的初衷。
『各色人物』,在故事中寻找基因的影响力,
分享你独一无二的生命体验。
点击此处购买基因检测服务
https://www.gesedna.com https://www.gesedna.com/wp-admin/ 11453 各色DNA https://www.gesedna.com/wp-content/themes/wpvue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