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搞不好就挂了”我就很爽很兴奋

各色人类研究中心  2016-6-23

是的,这是一场关于冒险、战栗、快感、刺激肾上腺的访谈。

Q:你喜欢玩刺激的游戏或者极限运动吗?

■ K先生,飙车时速达300km/h

我喜欢飙车、滑雪。

飙车的时候,我会找自己的极限和车的极限,能明显感觉到肾上腺素的作用,脑袋里的血一下子往后走。车要卖掉的前一天凌晨四五点钟,我去高速上来了一把猛的!想挑战一下300时速。一般在200-220左右,觉得自己还能控制。220-300那个阶段,就觉得时间被拉长了,很爽,很爽。我知道那个时候出现任何一个状况,飞出去99.9%可能性都会挂掉。

滑雪能带给我成就感。爬上山,找一个路冲下来,再回头去看那个山,山很高,这时就觉得别的事情都不重要了。这些运动有魅力的地方就在于,搞不好你就挂了,想到这个,我会很兴奋,很开心。

其实我有认识的人在飙车和滑雪中出事,我也亲眼所见。有一次在北京滑雪,一个小孩在练飞跃,我在旁边一边看他飞一边喝水,就看着他失误,头朝下直直地掉下来不动了。应该是高位截瘫吧。我自己也在滑雪中磕掉了两颗门牙。

我知道这些很危险,但危险并不能阻挡我对刺激运动的热爱。你要挑战极限,你就得承担风险。

0

■ 律师,怂到不敢坐滑梯

我怂。

小时候连滑梯都不敢坐。我大舅妈回忆,带我们去公园,我站在滑梯下,双手插兜说,没意思,我不滑我就看看(原话)。结果大人把我往上一举,当场大哭。

我玩过最恐怖的,大概就是滑雪吧。玩过一次,躺了两天(摔的),就没再玩过。

■ 郭婷婷,在欢乐谷哀嚎

我无法享受这种乐趣。在欢乐谷玩过山车和太阳神车的时候,我感觉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反复拉扯,抛掷,挤压,我完全无法睁开眼睛,惊恐大叫(据说是“哀嚎”),简直像受刑一样。回去的路上我就吐了。是的,我已经尝试过,确认这真的一点也不好玩,绝不会再试了。

0 (1)

■ 一位不愿透露真名的小白鼠,一度迷恋偷车标

第一次偷的车标我还记得是一辆现代。我从它旁边走过时,本来只是随手戳一下,没想到被我戳凹陷了,我当时心里一慌,担心惹麻烦,走了几步看到四下无人,就回头顺手把它拿走。那种感觉简直太刺激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我还清楚记得奥迪车标被拿掉后车头丑陋的样子。

后来偷上瘾了,饭局吃到一半会忍不住想去停车场看看。幸好被朋友劝阻了。抽屉里至今还收藏着我偷的一堆车标。

● ● ●

Q:你喜欢看刺激的文艺作品吗? 

■ 杨快哉,喜欢文学作品中的刀光火影

我偏好描述宏大场面、用力的作品,比较容易理解极端情感,不爱看微小细腻的感受。喜欢的作者有刘慈欣、刘仲敬,他们在文字和思路上,比我自己既有的观点更偏激。小时候看刘慈欣《全频带阻塞干扰》结尾特别激动:

“全体士兵,”帕克将军看着已象死亡屏障一样在他们面前展开的中国坦克群,说:“上刺刀!”

从战场的浓烟后面,太阳时隐时现,给血战中的雪野投上变幻的光影。

■ 郭婷婷,厌恶血腥和残肢

不喜欢恐怖片。因为会有死人和流血的镜头。我很容易感同深受的觉得生理上不舒服。绝对没有快感。

小时候电视剧三国演义中砍下的头颅和水浒传中征方腊种种死亡惨状给我造成很严重的阴影,厌恶血腥和破损的身体。大学生理解剖课看到福尔马林中浸泡的尸体我简直要吐出来。动物肉的质地也让我觉得不适,所以我渐渐不吃肉了。

■ 美少女,被恐怖片吓到反复做噩梦

我活了二十一年,只完整地看过一部恐怖片……看完后担心电影情节发生,害怕僵尸真的会出现。有风声或者窗帘被吹动以及门响动时都非常害怕。一连几天处在高度精神紧绷的状态,睡得也很不好,反复做噩梦,最后一身冷汗醒着等天亮,白天看到与电影布景相似的场面会紧张,不敢一个人在房间里。

后来高中上课有一次全班提议看恐怖片,我战胜了逃课被捉的恐惧,毅然从教室后门溜了出去。

0 (2)

● ● ●

Q:你乐意参与竞争吗? 

■ 皮卡,为了赢会使用小手段

竞争来临让我感到兴奋,会觉得自己思考速度变快,四肢充满力量。能获胜的把握越足,这种被点燃的感觉越强烈。

我会主动创造竞争机会,中学的时候甚至去和同学用考试成绩赌钱。在竞争过程中,我会使用盘外的小手段来影响对手,比如在考场上把笔一扔,用响声给人“我早早做完了”的信号;在游戏对战中拖时间,或者言语嘲讽对方。可能是因为从小看体育比赛长大,见过太多翻盘,在竞争中再劣势,我也不会选择认输。而一旦真的输掉,要么会感到非常疲劳空虚,要么羞耻感强烈以至于不好意思大声说话。

■ 杜先生,一定要是全队负重最高的

大约在90年代中前期,我上初中后转入了一个特招班,全班同学的学习成绩都很好,所以在学习上几乎没有突出的表现。然后就开始爱好上单排轮滑和滑雪等所谓极限运动了。现在才想到这是大概是一种补偿。就是我在考试竞争没有优势的情况下,想在其他领域胜出。后来上大学时喜欢到偏远山区甚至无人地带去徒步旅行。当时会故意帮队友背很重的东西,一定是要全队负重最高的。印象中最吃力的一次,是背着大概30公斤的东西翻了十个多小时的山。喜欢那种在双腿不由自主打颤的情况下,努力向前迈步,最后到达终点或实在支撑不住再倒下的感觉。

■ DeeDee,赢了当然是爽的不要不要的

一些大家都觉得困难的事我都会很感兴趣,甚至会故意逆着大家去做。按我的意愿去做即使失败了也不会有什么怨言,绝对认怂。但如果他人干扰导致失败我会特别生气,甚至会怨恨很久……如果赢了当然是爽的不要不要的!

■ 李枝蔚,不想在圈好的地里跟人斗牛

我很讨厌竞争,主要是竞争带来的紧张感,即使赢了我也不觉得舒服。我在竞争前必须给自己做很多心理建设。比如高考前我会告诉自己,你要去享受它,不论是考试本身(做有趣的题),还是考试之后带来的莫测的人生结果,都值得享受。

最激烈的竞争就是打篮球比赛了,但是我太喜欢打球本身,所以对于这种紧张感只好忍受。打了两三年才能上场前不紧张。篮球比赛前我都会想,只需要比之前能有某一个方面的进步就够了,不求输赢。就算输了我也能很快投入到对比赛的反省中,理性分析之。

因为讨厌竞争,所以我的人生理念是,去开辟疆土,不要在圈好了的地里跟人斗牛。

0 (3)
● ● ●

Q:你害怕陌生环境和新鲜事物吗?

■ 皮卡,想到没有变化的生活会头皮发麻

生活变动是我的常态,有时带来好的体验,有时相反(比如搬到北京),对此我随时都做好了心理准备。而永远不会变化生活,每天走一样的路吃一样的饭,只要一想到我就头皮发麻。这跟一团不断复制的癌细胞有什么区别?

■ Janeiris,很少为环境变化焦虑

我不会为环境的变化而焦虑。比如我毕业的时候就从来没有为找工作焦虑不安过,甚至都没有提前花时间了解,觉得自己玩够了需要工作才开始准备。面试被拒后,也并没有特别受到打击;后来想去上海工作,就开始投简历,接到offer后自己一个人去上海了。对大多数人觉得变动太多的事,对我来说如果时机合适我就愿意冒险尝试,不会考虑失败了要怎么办。

■ Rostock,每到陌生的环境都会死一次

09年去四川上学,父母走之后,我在学校边走边哭嚎了整整一个下午。持续一个月,隔三差五的,我晚上躲在蚊帐里玩手机,玩着玩着突然就毫无预兆开始啜泣。那会儿我感到孤独,害怕,觉得陌生环境中其他人都是另一个物种,不能对话更不能交配。 

13年,我告别了在成都游手好闲的生活,来北京读研。我再次和四年前一样整个人都不好了。爆表的PM2.5和零下的温度,以及能把人挤悬空的八通线和快节奏高强度的生活,我焦虑,失眠,开始生病……“我只觉得我所住的并非人间”。

我差不多要两年才能融入陌生环境。缓慢长出稀薄的归属感。往往在离开之后,才会真正爱上它。

● ● ●

https://www.gesedna.com https://www.gesedna.com/wp-admin/ 6155 各色DNA https://www.gesedna.com/wp-content/themes/wpvue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