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笨是因为我脑子转的快

各色人类研究中心  2016-7-01

#妈妈传授的绝技

当马燕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强势”的妈妈为了不让她受欺负,传授给她一个战无不胜的技能。

马燕从能说话起就有口吃。

我们认识的大多数口吃者都是在一个字上不停地重复。但马燕并不是。她语速飞快却吐字不清,三个字在嘴里滑溜溜地溶化成了一个字,很多音没发出来,说着说着经常就卡住了,再也蹦不出一个字。就像除夕晚上四面八方的烟花同时冲上天,不管不顾地炸起来,又不管不顾地戛然而止。

“因为口吃,我攒下了很多狼狈的场景。”她说。

老师上课叫她起来回答问题,说了半截,她第一千次卡住了。同学们大声哄笑,老师的表情流露出“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笨、这么没出息”的嫌弃。

口吃的小女孩面红耳赤地坐下来,但这个时候,她就会搬出妈妈教的绝技:“我说话不清,是因为我比他们都聪明,都优秀,脑子转的太快了,嘴巴没跟上。”

这句话总能像利刃一样削去她的自卑与失落。

“每次别人叫我‘小结巴’,或者笑话我,我就跟他们吵架。说‘我妈说啦,我说话跟你们不一样,是因为我比你们都聪明,比你们都厉害’”,马燕笑道,“我妈后来才告诉我她是哄我的。”但是,妈妈巧妙地把口吃与聪明拼接在一起,马燕的童年因此不再残缺。

直到来北京上学之前,她的结巴都非常严重。跟别人说话,别人经常要问‘你说啥呢?我听不清!’”

但身怀绝技,她的自尊非常稳固强大。

“反正我接受自己了。听不清就听不清呗,关我什么事。我妈这种强势的人把我教得混不吝。老师要是对我有什么侮辱批评的话,我妈就会跟老师吵架。她告诉我,‘妈妈说的都是对的,老师说你笨是她傻,她不了解你。’所以,我藐视周围的环境对我的负反馈。不管别人如何嘲笑责备我,都不会对我造成困扰。

2378c2d7839e3381141b60a7f331b08b

#有一些特殊的字和发音,至今都是炸弹

口吃的人都有一些小秘密,卡壳其实是有规律的。对马燕来说,某些特定和字和发音就是至今都没跨过的坎。

拼音字母“X”开头的字,比如Xia,放在句首可以顺利地说出来,但是只要在句中,每次都会卡住。马燕曾经住在南三环的夏家胡同,每次打车跟师傅说“去Xia家胡同”就一定会卡住,上出租车报家名的时候一定会紧张,至今还没有克服这个问题。“但我朋友姓夏,我喊他的名字时就不会卡。”马燕说。

此外,每次遇到一些yi或者a音时,她也会卡壳。因此而闹的笑话成了好朋友们编排的段子。有时候和朋友出去玩,对方打电话问马燕怎么还没到,每次都会卡:“‘我打打打……打不到车’。他们就跟我开玩笑,‘你打打打……打了多少辆车啊?’”她会跟他们一起乐,“笑就笑嘛。确实很好笑啊!”

还有一些很神奇的小秘密。

比如,马燕唱歌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口吃的。她曾经有一个口吃非常严重的室友,在K歌的时候也非常顺利。更奇怪的是,马燕说英语的时候却从来没口吃过。就算卡壳也只是因为单词不认识,“这可能也跟我谈业务的时候一样,说英语时,注意力集中在传达的内容上,忘记了说话这件事。”

接电话的时候最容易卡,这导致她比别人多花了很多电话费。但是,用微信发语音完全没问题。马燕的解释是,“微信语音需要注意力集中,因为只有60秒,需要进入一个特定的情境,需要有意识地去控制并且聚焦于你所说的内容。但打电话闲聊时是无意识的,我越放松的时候越结巴。”

c9ce1b23988545.5632c32520ca0

#是基因的缺陷,但不是自责的依据

无论她怎么举例,当她坐在你面前与你闲聊时,你都无法想象马燕曾经是“结巴”。她无论是掀开一个话题或者回应你,都穿针引线般流畅敏捷。她在谈话中完全居于主动,但并不会让你紧张,你在非常放松愉悦的情绪中坦然接受——和她一比你自己才结巴呢!

各色为她做了语言流畅程度相关的基因检测。马燕在她的朋友圈晒出了结果,朋友们纷纷回复“这怎么可能!这也太不准了吧!”没有人相信她属于人群中10%左右天生“嘴笨”的类型。如果你也携带了这样的基因,在需要说话的场合你可能会掉链子。你应该不是HR、主持人、传销头目或者仁波切。但不妨碍你是一个内心丰饶、笔下生花的人。

“我周围没有人相信我天生是个结巴。但我自己心里知道结果是准的,”马燕说,“我的结巴就是遗传,是先天的缺陷。”

她父辈中也有人有口吃。

马燕的三叔七十岁了,和马燕口吃的方式一模一样。他们都是说话极快,吐字含糊不清。三叔一辈子在小地方生活,工作中不需要与人有交流,也没有练习嘴皮子的机会。

“我有时候看我三叔,会觉得这种人这辈子咋活的啊!我的人生应该和他一样惨烈啊,我竟然活到现在了,还傻乐呵着。我真的身残志坚。”马燕轻松地自嘲。

马燕与三叔的轨迹在此分离:三叔一直在家,而她来到了北京。

新的环境重塑了她。她的工作内容使她必须尽力改变。口吃正是来北京后开始好转,现在如果不是特别亲近的朋友,没人能发现她曾是“结巴”。

刚大学毕业时,她去应聘了销售。对方一听她自我介绍的时候磕磕巴巴就不打算要她了。但当问她对业务的看法,她立即开始顺一点了。

“我发现谈论到具体的业务时,我会将注意力聚焦于说话的内容,而不是说话这件事本身。这种状态中,人会忘记自我,不再感受到时间和情绪。就像《国王的演讲》里,口吃的公爵在戴上耳麦之后,他说话就流利了。”这家公司最终接受了她。

她后来一直在地产营销行业。经常需要主持活动,参加论坛,与客户谈判,每个月有好几次要在公共场合发言。就算不口吃的人,遇到这些挑战都会发怵。那口吃的人该怎么面对呢?即使马燕每次正式发言之前都把内容从问候语到正文到结束语完整地写下来,但早期仍然经常卡壳。小时候课堂上的冷场和哄笑,又重现了。

众目睽睽之下,妈妈教的绝技时隔多年仍然起效。“笑就笑呗。别人乐我也乐。我也觉得这个事情很好玩,”她总会很自然地掏出讲稿对台下说,“等会哈,断片了断片了。让我看一下。”

“我完全不尴尬。一个强势的妈教出来的人是不care被别人笑话这件事。笑一下就笑一下嘛。这种事我当然希望它完美,但没那么完美又如何,我又不会因此丢了工作。”马燕觉得,语言障碍是需要克服的困难,但不是天大的事情。它是基因的缺陷,但不是自我贬低的原因,“我上台发言都是因为我业务水平高,不是因为我说话溜。语言只是个工具,传递我的想法,我说的内容是有价值的就好了。”

长期每个月两三次公开发言,逐渐就练出来了。她现在完全不需要讲稿,也很少卡壳。最近在北大有一次主持活动,下面还坐着一位央视主持人,她主持的效果非常好。

多年前妈妈传授的绝技从此不仅仅是心里的自我安慰。它最终成为现实。

1de91920221551.562eded4a1c5e

(完)

口吃是一种常见的语言流畅性障碍,口吃的人确切的知道自己想要表达的语言,却因为重复、拖长和停顿等问题无法说出。各色的基因检测项目中包含和语言流畅性相关的位点。

CACNA1C基因rs1006737位点的不同类型,会影响到大脑加工语言的过程中左侧楔前叶和左侧额下回的活动。在正常人群中,携带A型的个体相比于GG型在语言流畅性任务中表现更差。

未命名_meitu_0

https://www.gesedna.com https://www.gesedna.com/wp-admin/ 6497 各色DNA https://www.gesedna.com/wp-content/themes/wpvue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