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里的局外人

各色人类研究中心  2016-6-30

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昨天,我不知道。我收到养老院的一封电报,说:“母死。明日葬。专此通知。”这说明不了什么。可能是昨天死的。

——加缪《局外人》

01

#爱情里的局外人#

 各色访谈

这世上有一群人,他们就像加缪笔下的墨尔索——与世界不熟,游离于人群之外。很多人之常情和世俗规则在他们眼里是荒诞的。

与他们交谈时,不管你是哭是笑,他们很少回应你的情感,永远有种冷静自持的优雅,和无动于衷的温柔。

就算身处一段恋爱关系中,他们都像局外人。

男朋友关注了我的微博,我把他拉黑了

“如果需要见面,我都会让他晚上来我的学校。我们找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悄悄说话。”

这并不是某段偷情的自白,而是一对在一起多年的情侣真实的恋爱状态。

冯小姐是在读博士,她和男朋友是中学同学,两人一起在北京读书。理论上,他们恋爱已经七年多了。但是据她说,在一起的时间其实很少,真正见面可能不到两年。活生生谈成了异地恋。

“我们本科的时候因为都比较忙,每次见面都要掐表计时,后来养成习惯了,一见面就想控制时间。每次见15-30分钟,见完了就回各自的自习室学习。”

比起见面,她更喜欢文字交流。两人从高二开始至今都保持着发短信的习惯。她直到最近才逐渐喜欢上见面,但其实每次见完之后,又觉得有点浪费时间。

对冯小姐来说,爱情的重要程度,大概排在第五位,在很多“正事”之后,也在友情之后。

冯小姐害怕男朋友会全方位“侵入”自己的生活。她把爱情和她生活中的其他领域严格地划分开来,“我不会带他参加我的私人聚会。不希望他认识我的其他朋友。”

他们认识多年,来自同一个城市,但两个家庭之间交集非常少。“我只能接受他认识我爸妈,别的就不想让过多参与了。之前他和他爸妈参加了我奶奶的葬礼,这个我本应该感激的事情,却让我很懊恼。”

她不喜欢在社交网络上公开“秀恩爱”,很多朋友都以为他们早就分手了。曾经男朋友关注了她的微博,被她发现之后,就把他拉黑了。她觉得自己对他暴露得已经足够多了,这让她很焦虑。她必须为自己搭建一个安全私密的领地。

“我一想到以后住在一起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生活就很恐惧。我跟他说过,如果同居,一定要有两个独立的房间,不能长时间黏在一起,但是可以一起睡觉。”完全将自己的生活暴露在另一个人面前,就好比扒光衣服赤裸地被来自四面八方的强光灯照射。

02

他被气哭过三次,气吐过一次

冯小姐心里并不是觉察不到自己对男朋友的感情,只是那种情绪,氤氲在胸口,堵塞在嗓门,说不清道不明。她很难开口表达情感,更不能理解那些“约定俗成”的表达方式:为什么悲伤就一定要流眼泪?为什么喜欢就一定要拥抱亲吻伴随着一声声‘我爱你’呢?

这些我们多数人都能自然流露的情绪和动作,并没有生来就储藏在冯小姐的心里。她偶尔也会说一些“甜言蜜语”,但这是在七年的恋爱中努力学习到的技能。前些年在说出口时,她总会有恶心和眩晕感。仿佛真正的自我在一股“异己”的力量下扭曲变形。

“再喜欢对方,我永远不会主动去追求爱。我非常非常被动,”她说。在她心中,喜欢≠爱情≠结婚,心理词典里永远没有一见钟情,更没有白头到老的执念。

在刚恋爱的时候,理智告诉她作为恋人应该要亲密一些,她才忍着生理上的恶心感牵了手。直到和他交往久了,才能喜欢上与他的身体接触。“但是,我现在依旧不能接受舌吻!太不卫生了!”冯小姐坚定地表示。

不仅不擅长自如地表达喜爱,她同样也没法很投入地争吵发脾气。多数时候,她都是一本正经地讲道理。“我一边严肃地批评他不够好,一边检讨我自己。可能因为批评的时间太长,他很委屈,被我气哭过三次,还被气吐过一次。”

“看到他哭,我觉得挺可怜的,有一点惭愧,但又很想笑。觉得他gay气十足。”她隐隐地能感受到对方为什么悲伤,但他的情绪对她来说非常遥远飘忽,她稍稍往旁边挪一步,就不费力地跳出来了。成为一个局外人。

“我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提分手,不是以分手为借口达到某个目的,是真的很想分。突然间就不想在一起了”。在冯小姐心里,那种“爱”的感觉,在每个瞬间都是不连续、不稳定的。可能刚刚还能感知到,下一刻突然就被抽空了。心中有扇沉重冰冷的铁门砰地一声落地,它再也不会打开,而心里的房间又更晦暗更封闭了一些。

最近的一次分手危机是因为,“有一次他跟我说‘我觉得那谁挺好的’,我当时就没法忍了,要分手。后来觉得为了某人而分手有点不值得,就给了他一周的考察期。”好在考察期一切安好,一段“虐恋”得以挽回。

03

携带“情感淡漠”的基因,从小就是局外人

在冯小姐家,她不是唯一的“异类”。

她和她爸爸非常像。生活中他们有很多相似的小细节,像是血脉延续到自身的一个个灼热的烙印。

比如,她和她爸见到了亲戚都不会打招呼。他们在家时都会把手机屏幕反过来扑在桌子上,虽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只有这么做才安心。每次钟点工去他们家打扫,她和她爸就会早早地躲进一个房间,避免撞见熟悉的陌生人。

“我家亲戚觉得我爸能结婚、我能找到男朋友,简直太励志了。”冯小姐说。“爸爸和我一样,在每一段恋爱中都是自由人,我们不会逾越道德底线,却也不愿受任何人的束缚,爱情中保持独立人格似乎比爱情本身还要重要。”

她的奶奶和很多亲戚都不明白父女俩脑子里在想什么,他们总是话很少,面无表情,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关心别人。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我和我爸其实都很爱我奶奶,但是我们每次去看她,都只是默默陪伴,不愿意过多交流。我想摸摸她的脸和手,但又总是压抑着自己。我奶奶去世的那段日子,我和我爸是全家人最难受的,也是哭的次数最多的。平日里,我们给亲戚送礼物时,都是又真心又慷慨的。”

父女俩“爱在心中口难开”的苦衷,是否跟遗传基因有关呢?

冯小姐在各色做了一项关于恋爱状态的基因检测。5-羟色胺是大脑中的神经递质,它的浓度影响人们的情绪活动。5-HTR1A基因的rs6295位点有C和G两种类型。与CC型的基因相比,像冯小姐这样在人群占极少数的GG型的人,5-羟色胺浓度相对更低,因此,对情绪的辨别和表达更不敏感。

因为没法搞明白这届地球人复杂的情绪,G型(包括CG和GG型)的人一旦进入恋爱状态,往往会显得很高冷。同样在日常的人际交往中,他们对周围环境中的压力非常敏感,天生很难与别人打得火热。往往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够信任别人。

“我从小就有一种局外人的感觉。别的小朋友一起玩,我就在旁边观察他们每一个人,但是不想加入。我很害怕自己介入会打破平衡,扰乱他们小群体里的关系。”她很抵触抱团,也担心如果尝试接近却遭到拒绝。

上大学之后,她很少跟室友一起行动,被评价为“行踪扑朔迷离”。有时候室友会好奇地问她要去哪儿,她都避而不答。“隐私如果被迫说出来,我的心就像被撕了一小块。”

因为聪明理性,以前有不少女性朋友会喜欢向冯小姐咨询情感问题。

“我通常会给她们分析问题,告诉她们客观情况,比如两个人配不配,对方是否还爱你……我讲的都是实话,但她们好像不太爱听实话。”冯小姐觉得爱情很简单,没那么复杂,不喜欢就分手,不适合就不要在一起。在她看来很显而易见的道理,女性朋友们听了却会很失望。

“我一般都是劝分不劝和,鼓励她们投入到工作和学习里。她们嫌我太理智,就懒得理我了。”不过,朋友们在长期磨合中早已摸清了冯小姐的性子,她们对她无条件的包容。

考虑到自己真的带着“情感淡漠”的基因,这些被岁月筛过一遍的挚友被冯小姐称为“人间圣人”。

04

一个Happy Ending

冯小姐突然对那些愿为她驻足的爱与友谊感到庆幸。在整理记忆的这几天,她终于对男朋友好了一些。

 

小耳朵说:

自身情绪的表达和安全感的建立会受基因的影响。有些人天生难以在亲密关系中表现良好,而有的人则更容易一些。

各色的检测中,给不同的恋爱风格的类型依照难易程度分为三类:#美好恋人、#恋爱较难、#恋爱超难。

你是哪一种类型?

https://www.gesedna.com https://www.gesedna.com/wp-admin/ 6442 各色DNA https://www.gesedna.com/wp-content/themes/wpvue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