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解救你那被分心搞砸的生活?

各色人类研究中心  2016-6-22

和别人见面的时候,你是否会聊不了一会儿就忍不住拿起手机,埋头刷朋友圈/刷微博?是否觉得生活正被这些事情所蚕食——爽约、忘记期限、经常丢东西、做事突然没头绪、常常拖延?

这些看似并不重要的小事之间其实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你可能患有注意力缺陷,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分心。在现代社会,注意力缺陷是造成工作效率低下的最主要原因,而拖延症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它导致的。

注意力缺陷患者常常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自己明明有能力做得更好,却放任生活直到成了一团糟。这种不明真相的自责很有可能带来抑郁、焦虑等不良情绪,以及成瘾等行为问题。

其实,你的注意力缺陷并非现在才有,它在童年时期可能就已经开始显露了。

Line

没“走”的多动症

回忆你的幼儿园与小学时光,很可能会想起这样一些孩子:他们在座位上坐不住,总爱扭来扭去,上课经常走神/喜欢打岔/搞恶作剧,作业写不下去,还总想着跑出去玩,经常和同学吵架。家长和老师们会简单粗暴地将他们视为懒学生或坏孩子,却很少会关注他们为什么这样。

187511_2x_17然而方枪枪的分心也是因为课堂的无聊

当一个孩子在课堂上望向窗外的时候,ta可能并不是不想好好学习,只是没有能力保持40分钟的全神贯注——ta有“多动症”,也就是注意力缺陷。

在学龄儿童中,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的发病率大约在5%左右。这些儿童大多具有注意力涣散、活动量过多、自制力弱的特点。根据具体的行为表现,可以分为注意力缺陷型、冲动型和混合型三种类别。

2/3的患病儿童在成年后,仍然会受到注意力缺陷的影响。一个假设:儿童期所遇到的所有问题,都会因为长大成人而解决。但在注意力缺陷这件事上,这条假设并不成立。

如果你还在疑惑,当初身边那些老师口中的“坏孩子”长大以后都去哪了,他们可能一直都在你身边。试着问问你身边神经大条,丢三落四,做事不太靠谱的同事,他们一路走来,到底有多么不容易。

Line

产生注意力缺陷的根源

与其他人相比,注意力缺陷患者更难决定如何分配自己的精力,这与他们神经系统的特质有关。注意力缺陷的人,大脑中多巴胺分泌的更少,中枢神经兴奋度较低,因此他们更容易感到无聊。他们会不受控制的去寻求新的刺激,在不知不觉中消耗掉宝贵的时间。

但在人类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分心却是作为一种优势被保留下来的:

原始人类所处的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生活环境,他们在狩猎采集的同时,还需时刻留意潜在的危险,如:隐藏的捕食者,天气突变,地形等等。大多数人在专注完成一项任务时,会忽视掉周围所发生的变化。然而适当的分心却有助于随时观察到风吹草动,在原始的环境中提高生存的几率。

science001

古希腊哲学家泰勒斯曾因仰望星空,失足跌落井中,这段趣事被他的同行柏拉图嘲笑了2500多年。

另一方面,分心也会鼓励我们进行更多的探索,发现新的食物和工具,拓展生存的空间,这对我们的祖先来说是不可或缺的素质。

然而对长坐教室、办公室的你而言,分心却很可能成为学习、工作中的一种困扰。大多数体力劳动并不需要大脑保持全神贯注,所以注意力缺陷的问题只有在高度信息化的社会才得以凸显。

Line

你需要找到自己的事业

注意力缺陷者并非始终不能集中注意力,他们在集中注意力时往往比普通人更为专注。但是他们的注意力更“任性”,只会投入到真正让他们感兴趣的事物中。所以找到并且维持兴趣的事业,对他们而言非常重要。

 

极繁主义雕塑 蒸汽朋克 作者Kris Kuksi只要感兴趣,分心者同样能完成这样的极繁主义雕塑

如何确认自己感兴趣的事业呢?对你而言,如果一件事可以满足以下三个要素,说明它很可能就是你能够用心坚持的事业。

自主性:这件事我愿意做

胜任感:这件事我有能力做好

关联性:通过这件事,我可以与世界/他人发生联系

当然,成就一番事业对注意力缺陷者而言,注定要付出更多的艰辛和努力。

Line


这些工作更适合你

也许你还没找到自己的事业,想先找份工作谋生,那是否存在一些更适合你的工作呢?

相比于办公室里的琐碎事务和长篇累牍的报告文字,办公室外的世界对于注意力缺陷者要友好得多。容易分心在应对紧急情况时更加灵活/更具创造力,也能够胜任更有挑战性的工作。

菲尔普斯美国“飞鱼”菲尔普斯童年时曾被诊断为ADHD,“多动”对于运动员生涯来讲,似乎并不是什么缺陷。

1、销售。注意力缺陷的人常常给人以充满活力,兴趣广泛的第一印象,很容易获得客户的好感。

2、快递/送餐。如果你想在大多数的工作时间里,都在欣赏沿途的风景,这是一个绝佳的选择。

3、警察/消防员/军人。在危险的情境中,容易分心的人更有可能觉察出问题,做出迅速有效的反应。而且这些工作任务往往是即时且具有强制性的,基本不存在拖延的可能。

4、医务人员。让一个注意力缺陷的人做手术看起来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是在急诊室和救护车上,他们却可以有出色的发挥。每天丰富的工作内容不会让他们感到疲惫。

5、艺术/设计类工作。心理学的研究发现,走神可能会激发创作的灵感:一个创意往往是很多元素的重新组合,而分心则可能在不经意间打通了这些联结。

6、摄影师。如果你急于赶路,很可能会忽略身边的风景。而很多美景都来源于无意中的一瞥,所以分心者往往会发现更多的细节。

7、厨师。做饭需要你保持全神贯注,但是这个时间通常不会太长。30分钟内就能完成一个作品,有着非常好的激励作用。更重要的是,面对食物的时候,人们通常更难分心。

8、维修/机械类工作。面对枯燥的重复性任务,人们可能更容易分心。但是在复杂的问题解决任务面前,注意力会非常自然的被调动起来,而动手操作也会大大增加任务的趣味性。

9、科研工作者。科研工作通常具有很大的自主性,上班的时间、工作的节奏和步调都可以自主安排。事实上,很多科研工作者也非常享受与Deadline做斗争的乐趣。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在取消了项目申请的截止日期之后,收到的项目申请数量减少了一大半。

10、老板。在投资人、合作者、顾客、员工之间处理一大堆的事务,看起来是一个注意缺陷的人无法胜任的工作。但如果你是在给自己打工的话,有可能会激发更多的潜力。

钢铁侠 老板成为老板的时候,钢铁侠的分心却成了优势

明确的工作规划可以帮助分心者更好的组织自己的生活。

Line

了解自己,是做出改变的第一步

注意力缺陷很大程度上受到遗传的影响,根据大样本双胞胎研究的估计,儿童注意力缺陷障碍的遗传率达到75%。至少十余种基因被认为与注意力缺陷有关:这些基因控制着大脑内复杂的神经网络,包括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5-羟色胺等神经递质水平,或者与神经生长可塑性有关。

COMT基因的rs4680位点会影响到多巴胺与去甲肾上腺素的浓度,在该位点基因型为G型的人更容易出现分心的症状。

HTR1B基因的rs6296位点会影响5-羟色胺1B受体的浓度,进而对其神经过程产生影响。该位点基因型为G型的人更容易分心。

ANKK1基因的rs1800497位点多态性会影响多巴胺D2受体的浓度,进而对其神经过程产生影响。该位点基因型为A型的人更容易分心。

SNAP25基因的rs3746544位点和BDNF基因的rs6265位点的多态性都会对神经生长的可塑性产生影响,T型和C型的个体更容易分心。

各色DNA为你提供了分心基因检测,其中包括COMT基因的rs4680位点,HTR1B基因的rs6296位点,ANKK1基因的rs1800497位点,SNAP25基因的rs3746544位点和BDNF基因的rs6265位点,帮助你了解自己的先天倾向。

 

 

Line

参考文献

注意力曲线:

Wilson, K., & Korn, J. (2007).Attention During Lectures: Beyond Ten Minutes. Teaching of Psychology, 34 (2), 85-89.

注意缺陷障碍遗传率:

Levy, F.,Hay, D. A., McSTEPHEN, M. I. C. H. A. E. L., Wood, C., & Waldman, I.(1997). Attention-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 category or a continuum?Genetic analysis of a large-scale twin study. Journal of the AmericanAcademy of Child & Adolescent Psychiatry, 36(6), 737-744.

分心与创造力:

Baird, B., Smallwood, J., Mrazek, M. D., Kam, J. W., Franklin,M. S., & Schooler, J. W. (2012). Inspired by distraction mind wanderingfacilitates creative incubation. Psychological Science,0956797612446024.

内部动机三要素:

Ryan, R. M., & Deci, E. L. (2000). Self-determination theoryand the facilitation of intrinsic motivation, social development, andwell-being. American psychologist, 55(1), 68.

基因与注意缺陷:

Halleland, H., Lundervold, A. J., Halmøy,A., Haavik, J., & Johansson, S. (2009). Association between CatecholO‐methyltransferase (COMT) haplotypes and severity of hyperactivity symptoms inAdults. American Journal of MedicalGenetics Part B: Neuropsychiatric Genetics, 150(3), 403-410.

Li, Z., Chang, S. H., Zhang, L. Y., Gao,L., & Wang, J. (2014). Molecular genetic studies of ADHD and its candidategenes: A review. Psychiatry research, 219(1),10-24.

Contini,V., Rovaris, D. L., Victor, M. M., Grevet, E. H., Rohde, L. A., & Bau, C.H. (2013). Pharmacogenetics of response to methylphenidate in adult patientswith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 a systematic review. European Neuropsychopharmacology, 23(6),555-560.

Mota, N.R., Rovaris, D. L., Kappel, D. B., Picon, F. A., Vitola, E. S., Salgado, C. A.,… & Bau, C. H. (2015). NCAM1‐TTC12‐ANKK1‐DRD2 gene cluster and theclinical and genetic heterogeneity of adults with ADHD. American Journal of Medical Genetics Part B: Neuropsychiatric Genetics,168(6), 433-444.

Perry,G. M., & Faraone, S. V. (2015). Molecular genetics of ADHD. Attention-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inAdults and Children, 174.

Forero,D. A., Arboleda, G. H., & Vasquez, R. (2009). Candidate genes involved inneural plasticity and the risk for attention-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meta-analysis of 8 common variants.Journal of psychiatry & neuroscience: JPN, 34(5), 361.

https://www.gesedna.com https://www.gesedna.com/wp-admin/ 6059 各色DNA https://www.gesedna.com/wp-content/themes/wpvue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