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如何找到对企业的认同感?|四个锤子科技员工的故事

各色人类研究中心  2017-06-21

 

锤子科技的「天生骄傲」

「天生骄傲」在罗永浩微博上第一次出现,是2014年5月10日。

老罗开心了发了一条微博:苹果用户们有福了^_^ 锤子时钟和锤子便签终于在App Store上线了。

有人回复他:「别骄傲,别人都是尝鲜,不好用照样卸载。」

老罗说:「要骄傲,我们的slogan我都想好了,born to be proud,天生臭牛逼……好吧,官方的版本是,天生骄傲。」

「天生臭牛逼」毫无疑问是老罗的随性。幸好,他的文艺灵魂即时苏醒,急转弯,最终「天生骄傲”尘埃落定。

锤子科技随后策划了「天生骄傲」系列活动——

「有些事即便你从未提起,心里也一定是骄傲的。比如那次勇敢的拒绝、那段旁人不解的坚持、那个实现了的豪言壮语」。

鼓励大家分享自己「天生骄傲」的故事。

 

 

如果你的想法有些特立独行,甚至因此感觉到来自世界的恶意,你还要做自己吗?

锤子说,天生骄傲的人可以。

锤子并没有给「骄傲」一个具体的定义,它好像是一种自我坚持,一种伴随坚持的自我认同感,甚至有一种「道之所在,虽万千人逆之,吾往矣」的悲壮感。

「天生骄傲」的内涵是什么?

锤子科技的员工真的「天生骄傲」吗?

「天生骄傲」对锤子科技意味着什么?

我们做了持续两个月的大型调查:测了锤子科技134名员工的DNA,分析了他们心理问卷的数据,并且对9名资深员工进行深度访谈。

各色想把「骄傲」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模糊感受,用「基因+行为」的研究工具,清晰呈现出来。

 

天生骄傲是面对质疑和否定时的坚持

2014年5月25日,老罗转发了一条微博:《华尔街日报》刊文称,锤子科技推出的T1从参数上来看只是目前中国手机市场中的主流产品,如果是其他品牌,价格也就是1000多元。

老罗回应:

1、我有本事直达用户,不怕媒体诋毁,何况也不是都在诋毁。

2、华尔街日报这篇虽然写的不怎么样,但他们肯定不是敲诈软文费的烂媒体。

3、天生骄傲。

锤子科技作为一个时常处于舆论漩涡中的企业,各色格外关注他们面对负面的评价时的态度,并选择了「拒绝敏感性」这个指标,来测量锤子员工的「天生骄傲」的程度。

被拒绝和被孤立是一种真实的生理痛苦,能引发生理上的不适感。社交受挫和生理疼痛时被激活的脑区有大片重合。

「拒绝敏感性」这一指标,测量了遭到了打击和排斥时,人的痛苦程度。

在茹毛饮血的时代,被同伴的驱逐和遗忘,意味着个体面临死亡威胁。经过长期进化的选择,人们对社交中的恶意非常敏感。

社交受挫和生理疼痛时被激活的脑区有大片重合。被别人拒绝,会心痛并非是一种比喻。被拒绝和被孤立是一种真实的生理痛苦,能引发生理上的不适感。

面对外界的打击或排斥时,会不会感到疼痛,和OPRM1基因有关。

OPRM1基因的rs1799971位点为A型的人,“脸皮更厚”,更不会感觉到“痛”。

一个「不怕被拒」的人,TA在工作中的表现是:

当TA与老板或同事的意见不同时,TA仍然据理力争,表达自己的看法,不愿轻易妥协;

在工作中得到不好的评价时,TA不会自责,而是「对事不对人」,认为老板不是否认TA本人,只是不满意TA做的事。

TA会主动提出自己的合理需求——升职、加薪、休假,他没有面子包袱,不怕遭到拒绝。

那么,锤子的员工在与老罗的相处中,是否是「不怕拒绝」那一类呢?

锤科员工拒绝敏感性和常模数据的对比。

 横轴从左到右代表拒绝敏感性水平由低到高。纵轴代表群体中处于该水平的人数。

 

从总体数据来看,「不怕拒绝」不是锤子员工的普遍属性,但是,一些锤子员工“不怕被拒”的程度,远高于一般人群。

他们不怕收到别人的负面反馈,不怕丢面子的特质,在和罗永浩打交道时,非常有帮助。

UI设计总监方迟讲述了他在工作中与老罗「积极对抗」的故事。

 

方迟,UI设计总监,5

基因结果:不怕被拒

和罗老师核对设计稿,最好在他情绪好的时候去。相处久了,我能根据他开门关门的节奏,开冰箱拿水停留的时间,判断今晚适不适合聊工作。

我和他经常发生意见不合的情况,但很少正面冲突,因为我情绪起伏很小。除非时间实在有限,我会优先按他的要求做,不然我都会比较坚持自己的想法。如果我们讨论不出一个足以说服对方的方案,我就会做一个比两个方案都好的出来,哪怕工作量和时间可能是以前的很多倍。

老罗总结过,对抗有两种,一种是消极对抗,一种是积极对抗。消极的是你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你让我改,我就一直改下去,反正是你买我的时间。积极的是,去提自己的意见。我应该属于后者。

 

和方迟一样,李毅也会向老罗提出不同的意见,据理力争。

李毅,产品副总监,3年半 

基因结果:不怕被拒 

锤子的产品经理很容易受挫。因为老罗本人是个很厉害的产品经理,经常会推翻我们的想法。所以如果大家没有韧性和坚持,不凭着较真和坚持去争论的话,很可能被他牵着走。如果他的判断永远是对的,那没问题,但这不可能。

老罗脾气不好。你可能因为怕被骂,就照他说的做,或者消极等待,不去负责,不去修改。

但是,我尝试以身作则,在会上向老罗提出不同意见,据理力争。同时拿到修改意见后,和大家一起讨论思路,解决问题。对大家做的好的地方,我会直接说出来。我每天都会观察大家的工作状态,如果最近不开心,就给他时间去调整。要么是去休息,要么是调整一下工作量。

最近,我发现老罗骂人的次数明显少了。不是他脾气变了,而是团队在变好。我们和老罗之间有一种动态的信任。十件事,如果你九件做得好,那做错一件他是可以接受的,不会过多责怪。这个信任需要我们主动去赢得,不是跟他说,罗老师你应该信任我们,而是我们做得很好了,拿给他看,获得他的信任。

 

锤子科技在打文艺牌

2015 年 10 月 19 日晚,锤子在北京举「锤子科技与文艺青年们的聚会」,现场发布了八款文艺青年版坚果手机。

 

远州鼠、落栗、苏芳、石竹、枯草、柳煤竹茶、锖青磁、鸠羽紫……坚果手机文青版的背壳的这八种颜色取自日本传统色。

难怪老罗说,「我的文艺感是相当日本的。」

热文《坚果手机文艺青年版的源起》用温情谦逊的语调这样描述:

「作为一家可能是世界上最文艺的科技公司,我们理应也有必要做一款真正属于文艺青年的产品。它不可能取悦所有人,但它是美好的,当它来到文艺青年当中,它将深深打动他们。它很有可能成为他们心中那个诗意世界的一小部分。」

在老罗看来,「在苹果变得越来越土的后乔布斯时代,对注重生活品质和品味,同时比较文艺和感性的人群来说,不是选不选Smartisan 的问题,而是有没有其他选择的问题。」

我们对锤子的基因行为研究,回答了以下问题:

什么是老罗眼中的「注重生活品质和品味,同时比较文艺和感性」?

锤子科技的员工比一般人更文艺吗?

锤子科技的「文艺感」表现在哪里?

 

他们都是一群文艺青年吗?

心理学上的「开放性」可以视为对「文艺」的科学描述。

开放性可以和这些词划等号:想象力丰富,求知欲强,兴趣广泛,不循常规。它与宜人性,尽责性,外倾性,神经质一起,共同组成了人格的五个基本维度。

开放性较高的人对于艺术和审美有着更高的追求。TA们想象力丰富,喜欢接触新的思想观念和新的体验。开放性较低的人比较务实,倾向于维护传统和秩序。

开放性(文艺程度)受遗传因素的影响约30%-60%。

我们选取了rs6610953、rs2146180和rs644148这三个与「开放性」有关的基因位点,辅助心理问卷,得出了一个结论:锤子科技的员工并不全是向往诗和远方的文艺青年,也有把目光聚焦在每天具体工作上的实干家。

横轴从左到右代表开放性水平由低到高。纵轴代表群体中处于该水平的人数。

 

从总体数据来看,尽管「文艺青年」(高开放性)并不是锤子员工的共同属性,但锤子中有一小部分开放性非常高的个体,他们对塑造锤子追求审美体验与技术创新的形象,非常重要。

产品副总监李毅曾经离开两次。但他又第三次回到了锤子。他为什么离开?为什么还会回来?

 

李毅,产品副总监,3年半

基因结果:开放性最高

「我离开过锤子两次,这是第三次回来。」

我离开过锤子两次,这是第三次回来。年会上,他们颁给了我一个「来去自如奖」。

第一次离职,因为我爱折腾,跑去创业。第二次离职,因为觉得遇到了瓶颈,在做产品上没有进步,于是想看看有没有别的机会。那时我已经开始带团队了,走的时候,部门里每个人都给我写了一封信。到家才敢看,看完泪流满面。那是我第一次带团队,我发现自己得到了大家的信任。很多人在给我的信里写,来锤子后的第一次认可来源于我。这也是让我最得意的部分,我让产品部的氛围变好了一点点。

我现在又回锤子之后,我们产品部未来希望能主动去促成一些事,腾出时间来,走出去,探寻优秀的技术资源。锤子未来的产品也不限于手机,或某个软件。智能硬件,净化器都是我们在筹划的方向。未来有无限可能。

而锤子的「软文」担当草威,他的梦想是做电影。

 

草威,文案策划,3年半

基因结果:开放性较高 

「在去做电影之前,我希望见证锤子的成功。」

罗老师喊我来锤子时,我已经当了三年记者,有点厌倦。那天我正参加一个读书会,收到他的短信:你愿不愿意来跟我做手机?我一想,罗老师这人我很喜欢,而且做手机这事说出来特酷,就去了。到现在已经三年半了,比我做记者时间还久。

进公司时,我想着锤子肯定很快能成,等做个两三年,我就可以拿着钱去念国外的电影学院,毕业后拍电影。

我从十七岁开始就知道自己一定要做电影,还去考过中戏。去之前,我对艺考一无所知,但想着自己有写作天赋,应该能考上。结果里面出了好多文学常识,我就写了两篇作文放上面。最后 866 个人里录取了 60 个人,30 个本科,30 个专科。我在 31-60 的区间里。我心想,费这么大劲,上个专科,一年学费两万,而且编剧专业的宿舍楼离表演系隔着两条街,那些长得好看的我也看不见。去那儿干嘛呀?就放弃了。

早年当记者时,我经常在报纸杂志网站上写影评,认识了一帮喜欢电影的人。现在看,当初交的那些朋友很多都进了电影行业。我经常会想,如果我也做电影会怎么样?

现在我依然想去做电影,但在此之前,我还要实现两件事。一个是,找到一个能接替我的人。第二是,我要亲眼见证公司的成功。

咖啡师秦延庆放弃了自己在大连的小店,全家一起来北京追随老罗。

 

秦延庆,咖啡师,4年半

基因结果:开放性最高

「你们改变世界,我改善你们的伙食。」

我非常喜欢老罗,是个罗粉。

除了做厨师外,我没做过别的。一开始在饭店做,后来我自己开了小店,专做盖浇饭。那时候,我天天五六点起床干活,刷微博,经常看到老罗加班到凌晨。我有时候会转发,跟他喊话,加油打气。

有一次,我看到锤子科技招聘工程师。我转发说,要是招厨师我立马去北京,买卖不干了也要跟老罗混。

没想到,他后来真招了。

我的媳妇非常支持我。面试成功后,我们关掉小店,一起从大连来了北京。

刚来的时候公司只有二十多人。我早上六点出门买菜,回来在家庭厨房开始做,做好后请人送到公司。我会观察他们吃饭,看哪个菜大家爱吃,出现的几率就会高一些,尽量照顾到每个人。

对同事特别爱吃的菜,我就想做得更好。比如许岑爱吃溜肉段,我会向他请教怎么做更好吃,是不是需要炸得更脆一点。就像给家人做饭,会希望希望他吃到最好的。既好吃,也要健康。

后来,公司规模扩大到五十人以上后,我没法再为大家做饭了。做过一段时间点心面包,但人数达到一百人后,面包也做不成了。我又去学做咖啡,在公司九楼开了一个「Startisan」咖啡室,一直做到现在。

已经有三年没为大家做饭了。说实话,我挺失落的。老罗每年都会想起这事,公司也每年都会做一次开员工食堂的预算。每次听说要做预算了,我都失眠,连续好几周睡不着觉,非常兴奋。

我会把所有能想到的细节列出来,需要多大面积,需要进什么设备,满足多少人。但每次做完预算之后发现还是不太适合。公司一直在招人,如果按两百人的标准建好一个食堂,可能很快就有三四百人。又不能一上来建一个超大规模的。所以,食堂一直没能办起来。

有时候聚餐,老罗也会跟我提起这事。他可能觉得有点愧疚,但我不希望他这么想。我甚至会建议,过几年再建,现在不合适。这件事是有盼头的,总有一天能做起来。

从入职到现在,我一直相信锤子能成。即使是做咖啡,也依然愿意留在这里,见证一切。我也将在未来的某一天重新定义食堂,就像当初在简历里写的那样:你们改变世界,我改善你们的伙食。

「天生骄傲」和「文艺」是锤子科技的武器。一个用来回应质疑,一个用来培植铁粉。它们共同构筑了强烈的认同感。

埋在员工们基因中的人格密码,定义了整个企业的腔调和路线。

 

想知道你和「锤子科技」有多相似吗?

点击此处立刻参与研究!

 

完成此研究页面的所有心理测试
各色会自动计算出你和锤子科技之间的相似程度。
作为研究报酬,
你将获得88元现金(已购买用户)
88元检测代金券。
完成测试以后,
请联系各色小助手 
(微信号:gesegese
领取现金或者优惠券。

 

你是不是天生的「玻璃心」?
你有文青基因吗?
各色基因检测
只需你的 2 ml 唾液
帮你更了解「你是谁」

 

了解自己的先天控制能力
点击此处购买基因检测服务
『各色人物』
在故事中寻找基因的影响力
分享你独一无二的生命体验
https://www.gesedna.com https://www.gesedna.com/wp-admin/ 12967 各色DNA https://www.gesedna.com/wp-content/themes/wpvue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