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博物馆馆长刘大可:我智商138,胸围105

各色人类研究中心  2017-10-30

如果说今年有什么给大家惊喜的新视频节目,不少人会说「混乱博物馆」吧?

各色小耳朵也给大家带来惊喜,采访了混乱博物馆馆长、公认的高智商人士(他的智商测试分数为138)、大家在微博上也很熟悉的 @刘大可先生 。他的回答和混乱博物馆一样精彩有趣哦。

■ 小耳朵:通常手头不干正事的时候 ,您脑子里浮现的是什么呢?

刘大可:宇宙的秩序之类。有时是耗散结构的分形图,有的时候是考虑进化论的问题,也有时候在考虑哥德尔不完备定理是不是真的对哲学有影响——不过自从开了微博做了混乱博物馆,事情就变得麻烦了,大多数时候都是构思自己接下来写点儿什么。


■ 小耳朵:会考虑一些和生活相关的吗?

刘大可:几乎不,只有1%的时间会考虑这些,比如买菜的时候。我对大众娱乐毫无兴趣,看电影还好,不多,喜欢特效多的电影,这一点我比较俗(但不看国产特效)。看特效其实是我不太在乎剧情,因为极少有剧情能打动我,所以我只是观察一下当代计算机图形学的应用水平。我做过一段时间的CG教程翻译,所以稍微知道一些。当然也会有奇观感,虽然也几乎没有真正的惊喜,毕竟我还有一部分大脑是从爬行动物祖先那里继承来的。我通常会觉得,特效虽然做得很逼真,但是在设计上很平庸。

我很容易脱戏。有一点不合理我就会返回现实。

■ 小耳朵:那是什么体验?能举个例子吗?

刘大可:比如看《西部世界》那个美剧,我就觉得一个现代社会能允许权贵们挥斥重金修建这样一座豪华的乐园,专门用来从事奸淫掳率的暴力行为,却从来没有掀起任何抗议,简直就是疯了——这个电影的设定简直太荒谬。

■ 小耳朵:出戏之后,你什么感受?

刘大可:会因为出戏进入联想,就开始思考社会伦理对人工智能的影响,尤其是公众舆论会从哪些角度揣测人工智能——当然,我说的公众舆论,是公众里面比较聪明的那些人的看法。

■ 小耳朵:这些联想会让你有愉悦感吗?

刘大可:如果有好的结果,还是会的,比如因此搜索到了不错的媒体资料。我做了一个图像数据库,里面也包括音频和视频,然后用图书馆分类法组织起来,给每个媒体做尽可能详细的注释。目前有30万项,像这样:

■ 小耳朵:你平时走在路上,会观察外部世界吗?

刘大可:会。我会观察周围有哪些昆虫和小动物在活动。一般会考虑一下我能不能找到它的系统分类,有时候也会联想一下,但是一般没什么目的。关于人类,我只对人类历史中的大规律有兴趣,对日常生活兴趣不大。但是我会搜集日用品的资料,因为它也是信息收藏的一部分。比如各个时代的人用什么东西、钟表的发展史之类的。

■ 小耳朵:你觉得自己与别人不同的地方在那儿?做什么事情比别人轻松很多?做什么事情感觉困难?

刘大可:我大脑的新皮层对旧皮层的压制非常强,我经常会有一个分裂的「超人格」从上方俯视自己,或者说,我很少因为感情上愿意而去做一件事,我必须思考这个行为的结果是否符合它的动机,以及这个行为的动机是否能被自己接受。

我甚至会在自己相信某个理论之后反省自己是因为喜欢这个理论才相信,还是有切实的理由让自己相信——前一种情况会让我随时提防这个理论。

所以我完全排斥形而上学——显然,我是说认识论中的形而上学成份。所以我当然会反对一切宗教,包括神秘主义。很多人以为这叫「唯物主义」,其实不是的,我的观点在大多数时候是「批判理性主义」,虽然有点儿老派,但是作为一个不研究理论物理的人,这是一种很自然的结果——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都莫名其妙的走上了一种后现代主义的解构道路,以为自己很潮,我觉得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要把自己想的东西表达出来的时候,无论是用口语、文本还是画面、动作,都比一般人轻松得多——因为我就是干这个的,熟能生巧。

但是我非常难于处理各种生活琐事,尤其是需要办手续、联系人、咨询事务的时候,太累了,想一想就头大。

而且我非常不善于估计时间和记住别人的名字。

■ 小耳朵:除了思维方式,那么身体也会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吗?比如说你坚持健身多久啦?能跟大家分享一下健身的效果吗?

刘大可:两年,每周四五次吧——但是因为我工作其实辛苦,虽然写作本身不怎么花时间,但是整理资料和学习本身非常辛劳,在某些时候能赶上高三复习——我的高三复习,所以效果要打些折扣。

效果啊……我胸围105,大腿围57。

刘大可属于各色用户中血糖调节能力较强的18.9%

■ 小耳朵:饮食上,通常一顿饭会吃哪些东西?会关注食物的热量和营养吗?

刘大可:我只吃现做的饭,通常就是我自己做的饭,但和同事在一起会出去吃——不是很注意热量,我只是尽量少吃主食而已,虽然各色的基因报告显示我天生的低糖饮食需求比较低。但我看到其它食物的时候都有营养表的弹幕飞过去,我健身以前就这样。

刘大可的基因画像

■ 小耳朵:你一直都是「学霸」人设,拥有「学习能力最强」的基因标签,属于各色用户中前5%但是你似乎并不喜欢学校。就你看来,什么才是最好的学习途径? 给学习能力不强的人你有什么建议?

刘大可:不是的,我还挺喜欢学校的,我只是不喜欢某些无能的老师。至今让我记忆犹新的是研究生上的美学课,那个老师竟然提出了「黑格尔的美学思想在今天有什么用?」这种问题,我当时就觉得进了传销组织。

任何学习成果只有在反复刺激中才能保持,这就是为什么应试教育能让平庸的人在短时间内学会很多东西,却无法让他们记住这些东西——一个人只有切实需要一种知识,无论出于爱好还是实用,才能付出努力,并长期掌握它。

所以要学习,先想好自己为什么学习吧。

■ 小耳朵:还有,你觉得自己在情绪、情感上跟一般人有不同吗?(一般人的定义:你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人们的平均特征……)

刘大可:比较容易不开心,因为一般的事情很难让我觉得新鲜好玩,一般的笑话我也觉得很蠢。

很拖延,非常拖延,特别是天气冷的时候。

我其实很在乎别人的感受,很容易觉得别人是在生我的气。

比较自制。我说的自制是指会强迫自己把该做的事情做完。比如小时候写作业,现在做工作。我从来不拖稿,但也会深思熟虑一个东西是不是真的需要。还有我从来不吃零食,大概是这些小事吧。

■ 小耳朵:你感觉自己的记忆力和测试结果一样吗?

刘大可:嗯,我对感兴趣的东西可能过目不忘,日常琐事经常忘,政治考试……也还行吧。

■ 小耳朵:当你觉得跟你交流的人没法很快get到你的点或者回应你,你会怎么办?

刘大可:一般会耐心地解释一遍,但如果是在微信上或者别的什么上……那就算了,我不喜欢用输入法对话,更讨厌语音。

■ 小耳朵:会冒出一些「愚蠢的人类」的念头吗?

刘大可:简直是我的耳虫。

■ 小耳朵:那你在挑朋友或者工作伙伴的时候,有什么标准吗?

刘大可:对我好,没有不良嗜好,不说脏话,不要太蠢或者太丑。

■ 小耳朵:我以为你会对智商也有要求!

刘大可:讲道理,我的大多数朋友,我如果不是认识他们真人,而是在互联网有深入的交谈,早就把他们拉黑了!

(本文配图均来自刘大可,请读者自行感受)

 

喜欢刘大可吗?

也想知道你的「学习能力」和「低糖饮食」等等标签吗?

各色基因检测报告

和刘大可一起

推开你的 DNA 博物馆大门

点击购买基因检测服务

[下一篇] 顾中一:爆个料吧,我差点成为一个灵活的胖子

https://www.gesedna.com https://www.gesedna.com/wp-admin/ 6097 各色DNA https://www.gesedna.com/wp-content/themes/wpvue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