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检测结果显示,TA更大概率有以下表现:

TA力气不算小,拧螺丝,开瓶盖,搬箱子,提重物,都不会难倒TA。TA掰手腕的表现也不错。

TA拥有较好的运动天赋,容易找到突然发力的感觉,TA可能在百米冲刺、跳高跳远和举重等需要短时间爆发力的运动中有出色表现。

TA有很好的增肌潜力,更容易通过无氧训练增加肌肉力量。

随着基因组研究不断推进,结论可能出现变化。受成长环境和个人经历影响,基于基因数据的推论,可能与TA的现状不符。

基因检测结果

基因位点 研究结论 你的类型 相同的人
rs7136446 携带C力量更强 TC型 28.5%
rs2854464 携带A力量更强 AG型 45.36%
rs4363657 携带C力量更强 TC型 46.34%
rs4646450 携带G力量更强 GG型 51.53%
rs11549465 携带T力量更强 CC型 92.32%
rs10518733 携带A力量更强 AC型 50.87%

*以上呈现了与该特征相关的基因位点检测结果。想获得自己70万基因位点完整数据,自行研究探索,请发邮件至dna@gesedna.com。

各色用户分布

肌肉力量

什么是肌肉力量?

肌肉力量,也就是人们通常理解的爆发力,是衡量运动能力的重要指标,百米冲刺、跳高、跳远和举重等运动项目都与爆发力有关。爆发力的水平和肌肉中快肌纤维的比例有关。这种肌肉纤维能以更快的速度收缩,但同时也很容易疲劳。快肌纤维的直径较粗,肌群看起来比较发达粗壮,因此爆发力强的人通常增肌的效果比较明显。

基因与肌肉力量有什么关系?

ACVR1B(activin receptor 1B)位于12号染色体,该基因上rs2854464位点与骨骼肌细胞的分化有关,A型个体的人,肌肉力量更强。

HIF1A (hypoxia inducible factor 1 alpha subunit)基因位于14号染色体,rs11549465位点T型个体可以提高糖代谢能力,肌肉力量也更强。

SLCO1B1(solute carrier organic anion transporter family, member 1B1)基因位于12号染色体,与人体代谢密切相关,rs4363657位点G型个体肌肉力量更强。

IGF(insulin-like growth factor 1 )基因位于12号染色体,rs7136446位点G型个体BMI值更高,肌肉力量更强。

CYP3A5(cytochrome P450 family 3 subfamily A member 5)基因位于7号染色体,rs4646450位点G型个体肌肉力量更强。

WDR72(WD repeat domain 72)基因位于15号染色体,rs10518733位点A型个体肌肉力量更强。

为什么牙买加的黑人只会短跑,肯尼亚的黑人只会长跑?

事实上,爆发力强的黑人和耐力强的黑人并不来自同一地方,很少有黑人能够兼具爆发力和耐力。继续以2015年世锦赛为例,肯尼亚获得的金牌全部来自800米及以上级别的长跑类项目,而牙买加则是在100米和200米的短跑项目上全线开花。

来自西非的运动员有着强壮的身体素质和惊人的爆发力,在短跑、跳远和球类运动中有很大优势。西非运动员的爆发力,主要可以归功于体内雄性激素分泌较多。外源性雄性激素是国际奥委会明文禁止的兴奋剂类药品。但是西非人自带兴奋剂。

东非人体格则比较纤瘦,腿又细又长,他们和粗壮的西非人相比,就像一根火柴棍。不过他们的耐力非常好,800米及以上的各类长跑项目,一直到马拉松长跑,都是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两个东非国家在轮流坐庄。这两个国家几乎包揽了所有城市马拉松比赛的奖项。

东非黑人的体格是另一项优势,他们的一条小腿平均比欧洲白人轻了400g,相当于在跑步时节省了8%的能量消耗。而且由于生活在赤道附近,他们的汗腺发达,跑起来散热快,这也是耐力强的一个重要原因。

为什么基因结论和我的现状不一样?

各色的算法可能未包括所有影响该特征的位点。除酒精代谢,耳垢等少部分生理特征之外,大部分特征的先天倾向都由多基因、多位点决定。使用位点越多,结果越准确。各色依据国际公开发表的权威文献,选择最具代表性的多个位点,进行个人结论推断,可能未穷尽所有对该特征产生影响的基因变异。

解读算法优化,可能会导致结论改变。针对基因的研究还在继续,各色自有数据库也在不断扩大,各色将根据最新研究成果,不定期对你的解读进行优化,优化可能导致结论与之前不一致。优化项目包括:基因数据质控优化,单个解读基因位点增加,单个解读算法优化,从而让预测更加准确。

你的现状深受成长环境与个人选择的影响,并非一成不变。尽管不同特征受先天与后天影响程度不同,但几乎所有特征的现状表现,都由基因、环境、基因环境交互作用共同决定。通过基因研究获得的结论,只代表你的先天倾向,可能与现状不符。你可以通过各色提供的专业测试问卷,获得对自己当下表现的准确了解。

更多针对中国人群体的研究,有待你的贡献。不同人种的基因变异分布比例,生活环境,观念文化都存在差异。一些基于其他人种的研究结论,受限于研究群体的代表性,推论到中国人,准确性可能降低。随着中国人基因数据库不断扩大,未来各色将提供更加精准的研究结论。

各色提供的基因解读结论不能作为医疗诊断依据。各色并非医疗机构。各色提供的DNA数据与解读服务,并非基因检测诊断产品。受限于研究现状,各色也不提供疾病易感基因检测。

参考文献

Beunen, G., & Thomis, M. (2006). Gene driven power athletes? Genetic variation in muscular strength and power. British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 40(10), 822-823.

Silventoinen, K., Magnusson, P. K., Tynelius, P., Kaprio, J., & Rasmussen, F. (2008). Heritability of body size and muscle strength in young adulthood: a study of one million Swedish men. Genetic epidemiology, 32(4), 341-349.

Gomez-Gallego, F., Santiago, C., Gonzalez-Freire, M., Yvert, T., Muniesa, C. A., Serratosa, L., … & Lucia, A. (2009). The C allele of the AGT Met235Thr polymorphism is associated with power sports performance. Applied Physiology, Nutrition, and Metabolism, 34(6), 1108-1111.

Gabbasov, R. T., Arkhipova, A. A., Borisova, A. V., Hakimullina, A. M., Kuznetsova, A. V., Williams, A. G., … & Ahmetov, I. I. (2013). The HIF1A gene Pro582Ser polymorphism in Russian strength athletes. The Journal of Strength & Conditioning Research, 27(8), 2055-2058.

Huuskonen, A., Lappalainen, J., Oksala, N., Santtila, M., Häkkinen, K., Kyröläinen, H., & Atalay, M. (2011). Common genetic variation in the IGF1 associates with maximal force output. Medicine and science in sports and exercise, 43(12), 2368-2374.

Kamatani, Y., Matsuda, K., Okada, Y., Kubo, M., Hosono, N., Daigo, Y., … & Kamatani, N. (2010). Genome-wide association study of hematological and biochemical traits in a Japanese population. Nature genetics, 42(3), 210-215.

Korostishevsky, M., Steves, C. J., Malkin, I., Spector, T., Williams, F. M., & Livshits, G. (2016). Genomics and metabolomics of muscular mass in a community-based sample of UK females. Europe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24(2), 277-283.

Close
Go top